傻逼

偶爾寫個文畫個圖,是個渣但還挺喜歡劍三的

不定時更新劍三日常&腦洞
刀亂少產,本命是鶴

【劍三】和自家情緣的明毒夫夫小日常(迷之對話)

每次和情緣結伴出遊都飛不動,他在目的地而我在半路打坐已經是常態了。
每次回氣力時閒聊都會被說是胖蝴蝶,因此有了下列對話。

喵哥:胖蝴蝶。

毒哥:胖貓咪。

喵哥:胖蝴蝶。

毒哥:胖貓咪!

喵哥:胖.......

毒哥:欸,胖貓。聽說接吻一分鐘可以消耗6.4卡路里,想不想和我減肥∠( ᐛ 」∠)_?

被媳婦調戲的喵哥覺得頭大如牛。


【刀亂】墬入墨色之中

描寫鶴丸墮暗的段子。

我所認知的鶴是很害怕被視為寶物的,被珍藏、守護的歲月太長而太過無趣,即便他是作為實戰刀而生卻只能被奉為珍寶,不得接觸外界。

「倒不如死去吧。」

一次又一次被爭奪、獻上、保養並成為擺飾,身為戰刀的他或許會有這種想法吧。
在被召引並獲得肉身後,我想他不會再願意回到那種無聊的生活,因而處處製造驚喜,心中某處害怕著若是回歸無趣,自己的心會再次死去。

我是這麼想的。



只想寫片段而無心寫完整,前面的內容大概是女審愛上鶴因而想保護他,把自己的善意強加在對方身上造就的後果。

血腥描寫有,自我紀錄用,字句或許跳躍、不順,請斟酌食用



戰後的沙場之上,屍首、斷臂、碎刃橫躺,一切都很安靜。

天空灰雲繚繞,幾許陽光自縫隙間灑落,照耀著遍地寂寥荒涼。

這片景象中尚有呼息的不足五人,還能戰鬥的,也早已身負重傷。

而造成這種慘況的,不只是時間朔行軍或者違非檢使。還有著那似乎不屬於任一邊的突兀存在。

「他」本是同伴,但或許已經厭惡了被束縛。並非想改變過去的歷史,卻也不願繼續這樣下去。

在濃重的鐵鏽味中,他抬起左手,想抹去唇角暗紅的液滴,卻沒注意那掌心早已被鮮血侵染,反而在蒼白的頰畔留下怵目痕跡。

他有些恍然,雙眼幾乎是無焦點的漂移,最後定在自身下,那名少女胸前的血漥。

「滴、答。」潔白的長睫搧動,眼眶內打轉的淚水和著血紅溢出,一點一滴吞噬著那澄淨、優美,宛若琥珀透光的瞳眸。他有些無助,不知所措的抿起唇搖了搖頭,頸側略長的髮絲輕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慢染上墨黑。

他不想這麼做的。可是他卻做了。為了自由、為了一時的自私,陪上所有夥伴的性命。

纖細修長的十指覆掩面頰,自指縫間流淌的鮮紅如此明顯,一如他此刻內心的悲慟。

「.......這樣全身染上血紅的我,還是鶴嗎?」啟唇低語,顫抖的尾音使他聽來虛弱,口腔內屬於審神者的血味如此濃重,那曾跳動的心音彷彿就在耳畔,無法忽略的痛感蔓延心頭。

他只是太害怕了。
當被那名女孩喜愛,被她思念.......當那名女孩想要佔有他,命令他不准出陣,呵護他、保護他一如最昂貴的至寶,卻又在獨處時對他透露出毫無掩飾的渴求,甚至予以逼迫......

他受不起。
那將近千年的,被供奉的日子裡,他偶爾會這樣想「作為刀劍若必須被珍藏一生,倒不如死去算了吧。」但終於擁有肉身的他,卻不打算求死,而是選擇了━━爭取自由。

或許審神者無心吧?但就是這一失手,讓純白的鶴墬入了深淵。

再次睜眼,那總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燦金眸子卻已變得腥紅,高雅、甚至有些聖潔的一身雪白被不容侵染的玄黑取代。面上神情憂愁,但那無可抑制、上揚的唇角卻極度不協調,他低聲笑了起來,戲謔中挾帶諷刺。

「啊啊、你會感到驚奇嗎?」彎身抱起那已經僵硬的軀體,扶起對方冰涼的手掌,以頰蹭上的動作宛若寵物,惹人愛憐。

「你給了我重生的機會,我很感謝你哦。」嗓音宛若對情人呢喃的溫柔,五指於穿透對方頸子的刀柄收緊,隨著輕吻唇角的動作狠狠抽出本體並甩血、還刀入鞘,一串動作行雲流水,輕鬆自若。

任屍體自懷中滑落,他站起身,視線緩慢落到一旁還能看著他們卻已經沒有靈力支撐而變得脆弱的夥伴,彎唇漾笑。

一步一踏,緩慢向著人前進,他有些抱歉的說著「對不起啊,但在最後我也只能.......」送你們上路。一語未畢,他在咫尺之間腳步交錯,旋身的同時刀鋒銀光閃爍,黑袍金鍊隨之翻飛───

或許、這才是「鶴丸國永」真正的戰刀姿態吧。如此美麗卻致命,令人無以忘懷。所謂刀劍,本就該是如此。擅自定義為藝術品什麼的......未免、太貶低了。


【蒼→毒←明】小三還這麼強勢沒問題嗎?(上)

#依然是短短的段子
#忠犬蒼雲X悶騷醋桶貓X無節操五毒
#明毒←蒼,第三者設定,不能接受者請回上一頁



「來,握手。另一隻手一起......對了。」曲無名看著掌心那兩隻爪子忍不住笑了,彎彎的眼眸飽含寵溺「你啊......要不要這麼聽話?」

燕返聞言勾起唇,攤開掌心將對方的手握緊「只聽你的。」低沉的嗓音滿溢溫柔,誰能想到堂堂蒼雲鐵騎放下陌刀竟是這般乖巧?不過,他也只對無名順從。

曲無名被這反應逗樂了,大笑著揉了揉眼前那人的頭髮,手感比想像中更軟「你是狗嗎?」燕返瞇起眼享受對方的動作,不自覺想蹭過去而向對方靠攏,幾縷墨色髮絲自肩頭落下。

曲無名也不閃不避,任由對方湊到自己面前,咫尺之間幾乎能感受到那人的鼻息。燕返看來挺滿足的,卻還是糾正道「不是狗,是寶貝兒才對。」曲無名笑得更歡了,這人搞甚麼呢......他喊自家情緣都沒那麼肉麻。

曲無名拍了拍燕返的頭,雙手輕撫而下,挑起眉捏著對方的臉就向外扯「我可不記得你是我寶貝兒。」燕返抬手覆上,止住了對方拉拉扯扯的動作。「那,要怎樣你才會記得?」曲無名思考了會,開玩笑地道「或許親一下吧。」幾乎是在話音落下的同時燕返就扣住了曲無名的手腕並傾身湊近。看著對方突然放大的臉,曲無名下意識後退了兩步卻撞上牆壁。「等......!」他心道不妙卻掙不開,慌亂間對方的唇已經壓了過來。

「唔、」就這樣被困在牆與燕返之間,被摁住的曲無名只能咬著下唇任燕返吮吻他的唇瓣。相對曲無名逃避的目光,燕返毫不遮掩。那熱切的視線定在對方臉上,細細描繪著這人美好的模樣。

從第一次見到無名開始,他就被勾走了思緒。
或許是那一身銀飾在戰場上太過醒目,又或許是那時無名正巧奏完碧蝶引,剎那彩蝶紛飛、紫光流曳,那人垂著眸單足點地,衣裳翩然飄起,燕返不禁看呆了眼。恍然之中只見他緩緩抬首,和碧蝶同樣瑩藍的眸子就定在自己身上,而後唇角微揚,那優雅的身姿他忘不掉。

但那之後無名就緊盯著身旁的明教,剛召出來的愛寵也毫不憐憫,抬手便將之獻祭。執著的緊隨那人、護著那人,彷彿為了他,獻上自己也在所不惜。

燕返不是傻瓜,任誰都能看出他們不僅僅是搭檔......但,他卻控制不了自己追隨而去的目光。

即便這個人不屬於他,他仍義無反顧地愛上。
尤其後來無名進了他的幫會,曾經遙不可及的人如今就在身邊,他又怎能按奈?

曲無名向來以身飼蠱,體質與常人有很大的差異。微涼的肌膚白得病態,唯獨此刻雙唇被吻的紅潤。「無名.....嗯、無名.....」聲聲呼喚自唇縫溢出,又被一次次的親吻給揉碎。他的模樣那般情深,即便曲無名心裡早住了別人,也忍不住迷惘。

被壓在牆上的動作讓他發疼,他躲不開,也捨不得把對付敵人的招式用在燕返身上。但再這麼堅持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只好嘗試性的輕輕回應。

不料這以唇相抵的動作給了燕返很大的刺激,他雙眸微睜,放開曲無名的同時單手攬過對方,另一隻手按住下顎就咬了上去。兩人上身緊貼彼此,燕返在他唇上咬個不停,齒列摩娑讓人發疼,他皺起眉卻不肯鬆口。

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燕返曲指自他背脊輕輕抓撓而下,最後停在尾椎骨上有些用力地摩擦「嗚!」曲無名全身都起了疙瘩,身子狠狠一縮腦子瞬間放空,燕返則抓緊了機會進攻。

『他怎麼會知道......』
後腰到尾椎是曲無名最敏感的地方,尤其相擁時陸離總喜歡用爪子撓啊撓,被那樣碰就算起反應了都不能怪他。

「嗯、唔......」燕返的吻讓他顫慄,並不是說技巧多好多惹火,而是那種侵略的意味太濃。陸離對他總是很溫柔,照顧他無微不至,卻從未這樣赤裸的表現佔有。舌根到舌尖都被對方勾起品嘗,不自覺隨對方纏綿打繞。他的雙手搭在燕返肩上卻沒有推拒,只是捉緊了對方的衣物。

他沒有這類親吻的經驗,連要怎麼呼吸都無法掌握。被扣著下顎讓他無法逃離,熱度從唇齒間灼燒到胸腔。「等、別」短短分開後又再一次交纏,曲無名的眼神逐漸朦朧,燕返卻沒有停下。

深吻的同時他掌心不斷在曲無名身上游移,他雖然是名蠱師卻沒有忘卻身體的鍛鍊,平日那套朔雪緊縛胸口而袒露腰身,銀飾之下藏起的曲線令人垂涎。燕返心想或許再沒有第二次,索性大膽的沿著肌肉曲線咨意撫觸。意外的是對方反應頗大,時不時的顫動不說,雞皮疙瘩早爬了滿身。

燕返單手環住對方幾乎癱軟的腰,曲無名緊抓著他的手臂,指尖用力得像要陷入肉內。他微微抬眸,羽睫被缺氧逼出的淚水打濕。像是再也忍不住似的,他有些慌張的用力拍打燕返,燕返也終於回神,放開了對方的嘴唇。

「......咳、咳。」一時之間曲無名也只能咳嗽、喘息,燕返還摟著無名捨不得放開,低下頭愛憐的蹭了蹭對方並吻去眼角的淚光。

他看曲無名還沒恢復,打鐵趁熱的含著笑問「這樣呢?記起來了嗎?沒記住我大可再一次......」「寶貝兒。寶貝兒行行好,我不行了......」打斷他的聲音有氣無力,半虛脫的求饒讓他有了更深的笑意。「對了,寶貝兒真棒。」他在無名頭頂印下獎勵性的輕吻,低笑著就像個滿足的小孩。

曲無名張口剛想說些甚麼,門扉就這樣被人開啟了。
他愣了下,視線越過壓著自己的燕返,他依稀能看見那隻神色陰冷的大貓。

哎呀、要爆炸了。

【明毒小段子】說好的配合呢?(肉)


「......你不是說會配合嗎?」曲溟垂下眼眸直視著身下的明教弟子,撐在對方腹肌上的手不受控的直打顫。他反覆抿咬著唇,努力壓抑自己的呼息,就怕動作太大惹得自己疼。一對濕潤潤的眸子死盯著戀人,那哀怨的模樣說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今早他出門時,貓兒說等他回來會配合他讓他吃掉。
他挺訝異對方會突然這麼說,但既然是他提出的那不吃白不吃!

於是他笑著告訴陸時:自己洗好澡乖乖等他。

他本來沒放心上,但他到家時戀人還真的洗好澡了。
陸時見他歸宅便笑著將他摟入懷中,一句「歡迎回來。」後落在唇角的吻帶著淡淡清香。

而後他們是怎麼到床上去、怎麼褪去彼此衣物的他都記不清了,他只記得陸時撓著他後腰的爪子好銷魂。

起初的接吻愛撫都很順利,洗過澡的陸時身上不再有細細黃沙。雖說手感是好了很多,但也少了那麼點大漠的味道。

或許不洗澡更好些。
他這麼想著,伸舌輕舐過對方的面頰──汗水的滋味嚐起來還是很不錯的。

動作間陸時一直都很聽話,不亂動也不抗拒。曲溟是第一次看見身處下位的戀人,那逐漸失神的模樣和一聲聲婉轉勾人的呻吟都讓人心生憐惜。同時間曲溟也想自己平時看起來是否也這般誘人沉淪......只想了一下,他就不敢繼續深思。

那之後是何時聽見陸時笑了他也記不得,回過神來就又被壓在身下了。那隻大貓彎起的眼眸賊兮兮的,一次比一次熱烈的吻哪裡像索求,簡直是想奪走他體內所有的空氣了──或許還想奪走他的思緒?

然後一如往常的,陸時將他的腿壓到胸口,而他仰起頭任人啃咬享受。

再之後......他就被惹哭了。

對,不為甚麼,就因為對方突然換了體位。
從躺姿被整個抱起,他一起身就坐在了陸時身上。

體內的東西一下子頂得好深,頂得他痛了怕了卻動也不敢動,只能就那樣看他身下的無賴一派輕鬆。

這他就不願意了,剛剛還舒服那一切好說。可突然這樣折磨人......

「六六、」「嗯?」
「你不是說會配合的麼.....」他伸手扳著扣住自己骨盆的大手,對方卻動也不動。
「我很配合啊,都沒動。」那人滿臉無辜,卻沒有一絲想鬆開手的意願。

他盯著陸時忍不住微微發顫,被挑起後又被戲弄的感覺醺紅了眼眶,他又扳了扳那人的手「你是不是存心欺負我......」

「沒有啊,我在配合你。我該動嗎?」陸時抬頭瞧向了自己的戀人,蹙著眉頭忍著眼淚的模樣真不是普通可愛......所幸他的曲溟生來倔強,外人是絕對看不到這樣子的。

曲溟依舊死死盯著他,就像他的貓面對貓尾草時那樣。
曲溟抿了抿嘴,心不甘情不願的咕噥了句「你倒是動啊。」

聲音很小,但貓兒可聽的一清二楚。

陸時輕快的勾起唇「全聽媳婦的。」而後雙手抓著人向下一壓就施力頂了上去。向來淡然的曲溟也忍不住驚呼出聲,淚珠終於從睜大的眼眸滾落,劃過面龐自唇畔落下。

「等、別......」他真的慌了,被進入太深的感覺讓人害怕。他已經顧不得眼淚了,只能死命將對方的手給抓開。

他是成功弄開了幾根手指,但粗暴的動作也不小心抓傷了自己。
陸時看著不捨也有些哭笑不得,只能鬆開手再起身將戀人摟入懷中,一次次摸著頭柔聲安撫。

而曲溟把頭埋進他肩窩裡,這一哭就停不下來。
突然插那麼深簡直要命了!那是人受得住的嗎!嚇壞他一個沒經幾次事的寶寶。

過了段時間曲溟才冷靜下來,回想起方才種種失態只想找個萬九霸霸砍死自己一死百了。

陸時見戀人恢復了便低下頭輕聲問句「那親愛的還騎嗎?」
「......。」曲溟沒有回應,只伸出手拉住陸時的臉狠狠一扯。撇開頭不看那人吃疼的表情,他低哼一聲「還問。」

陸時樂了,抱住他一連親了好多下,簡直歡快地想甩一甩貓尾巴──如果他有的話。

看著戀人無奈的模樣,他想起師父總說要主動點、要壞一些才能拐到媳婦.....看來是說對了呀❤

此後、一夜無眠。

----------

寫了和家貓的日常哈哈哈哈,感覺互動萌萌噠(#

【策毒師徒】誰都別攔我,我就是要把師父寫死了換便當!

那天,他在聖壇前與同門靜心打坐。

盤膝,挺胸,拋卻全副心思專注冥想。
日課重覆千百回,理應是簡單不過的的事了,他卻怎麼也靜不下來。

垂首歛眸,幾絲墨髮垂落。
輕喚一聲讓靈蛇攀上身子,指尖無意識撫觸著冰涼的鱗片。

「你也覺得師傅奇怪,是吧?」眼前靈蛇吐著蛇信,發出低低的嘶鳴。
「雖說言行一如往常......可那道別的模樣怎麼都有些怪啊。」

他扁扁嘴,任靈蛇在手臂上纏繞。

突然身旁傳來一陣喧嘩,某個女子失控的哭聲傳入耳中。
「讓我去......讓我過去!天策府與狼牙軍衝鋒可謂九死一生,你們別攔我.......讓我到相公身邊去!」

聞言,忍不住一愣。
與狼牙軍衝鋒.......?

他再也坐不住,起身就發動了神行。
若那位姐姐所言屬實......

那麼、他也想到師父身邊去。

落地瞬間,入耳的吼聲震天。

「生為捍大唐、死為東都狼!」
餘暉之下,滿目戰甲折射著刺人的日光,一個個營區無不嘶吼著教條。
在那之中,他彷彿聽見了師父的聲嗓。

「就算戰到最後一人,也要捍衛大唐!」

夕陽即將落下,整個軍營瀰漫著壓抑的氣場。
馬蹄躂躂,半個時辰後就是一片廝殺。

祈觴牽著愛馬,行走在入伍的路上。
一足、一踏,沉重的鐵靴就要邁入戰場。

忽然空氣裡傳來陣異香,幾隻飛揚的紫蝶吸引了他的目光。

「師父。」隨著聲呼喚,化蝶的男子現型落下。
他抬起頭,冰藍的眼裡情緒複雜。

「徒兒......。」視線對上,那毫不遮掩的掛念還是刺著了他。
那對總是漾笑的眸子此刻格外黯淡。責怪、不捨,似是在質問他不是說好要浪天涯。

唇瓣摩娑著啟口,冰涼的言語蘊涵滿心無奈「金戈鐵馬,非我所願。」

他沉默著,踏著緩慢的步伐來到身旁。
倫起拳頭,根本不痛不癢的敲在心房。

「為甚麼不先說?這麼突然要走,我們......」話語驟頓,被一雙大手給攬向胸膛。頰畔掌心,貼在肌膚上的鎧甲那樣冰涼。

「對不起。」突如其來的道歉接續著悲愴「給你的承諾,師父怕是不能實現了......」
他抬頭想出聲痛罵,卻又被按回肩上。

那時正好號角高昂,耳畔只聞一句最後的話
「徒兒在家,要好好照顧自己。」

他睜大眼,張口還想說些甚麼話,卻只看那人翻身上馬,鋒利的槍尖在夜裡帶出一道流光。

狠狠咬唇,滲血的傷口蓋不過內心悲傷。

自此,那師父再也沒見過他。

好了下戲。快給我們便當,雞腿排骨各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