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逼

偶爾寫個文畫個圖,是個渣但還挺喜歡劍三的

不定時更新劍三日常&腦洞
刀亂少產,本命是鶴

【策毒師徒】誰都別攔我,我就是要把師父寫死了換便當!

那天,他在聖壇前與同門靜心打坐。

盤膝,挺胸,拋卻全副心思專注冥想。
日課重覆千百回,理應是簡單不過的的事了,他卻怎麼也靜不下來。

垂首歛眸,幾絲墨髮垂落。
輕喚一聲讓靈蛇攀上身子,指尖無意識撫觸著冰涼的鱗片。

「你也覺得師傅奇怪,是吧?」眼前靈蛇吐著蛇信,發出低低的嘶鳴。
「雖說言行一如往常......可那道別的模樣怎麼都有些怪啊。」

他扁扁嘴,任靈蛇在手臂上纏繞。

突然身旁傳來一陣喧嘩,某個女子失控的哭聲傳入耳中。
「讓我去......讓我過去!天策府與狼牙軍衝鋒可謂九死一生,你們別攔我.......讓我到相公身邊去!」

聞言,忍不住一愣。
與狼牙軍衝鋒.......?

他再也坐不住,起身就發動了神行。
若那位姐姐所言屬實......

那麼、他也想到師父身邊去。

落地瞬間,入耳的吼聲震天。

「生為捍大唐、死為東都狼!」
餘暉之下,滿目戰甲折射著刺人的日光,一個個營區無不嘶吼著教條。
在那之中,他彷彿聽見了師父的聲嗓。

「就算戰到最後一人,也要捍衛大唐!」

夕陽即將落下,整個軍營瀰漫著壓抑的氣場。
馬蹄躂躂,半個時辰後就是一片廝殺。

祈觴牽著愛馬,行走在入伍的路上。
一足、一踏,沉重的鐵靴就要邁入戰場。

忽然空氣裡傳來陣異香,幾隻飛揚的紫蝶吸引了他的目光。

「師父。」隨著聲呼喚,化蝶的男子現型落下。
他抬起頭,冰藍的眼裡情緒複雜。

「徒兒......。」視線對上,那毫不遮掩的掛念還是刺著了他。
那對總是漾笑的眸子此刻格外黯淡。責怪、不捨,似是在質問他不是說好要浪天涯。

唇瓣摩娑著啟口,冰涼的言語蘊涵滿心無奈「金戈鐵馬,非我所願。」

他沉默著,踏著緩慢的步伐來到身旁。
倫起拳頭,根本不痛不癢的敲在心房。

「為甚麼不先說?這麼突然要走,我們......」話語驟頓,被一雙大手給攬向胸膛。頰畔掌心,貼在肌膚上的鎧甲那樣冰涼。

「對不起。」突如其來的道歉接續著悲愴「給你的承諾,師父怕是不能實現了......」
他抬頭想出聲痛罵,卻又被按回肩上。

那時正好號角高昂,耳畔只聞一句最後的話
「徒兒在家,要好好照顧自己。」

他睜大眼,張口還想說些甚麼話,卻只看那人翻身上馬,鋒利的槍尖在夜裡帶出一道流光。

狠狠咬唇,滲血的傷口蓋不過內心悲傷。

自此,那師父再也沒見過他。

好了下戲。快給我們便當,雞腿排骨各一謝謝。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