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逼

偶爾寫個文畫個圖,是個渣但還挺喜歡劍三的

不定時更新劍三日常&腦洞
刀亂少產,本命是鶴

【明毒小段子】說好的配合呢?(肉)


「......你不是說會配合嗎?」曲溟垂下眼眸直視著身下的明教弟子,撐在對方腹肌上的手不受控的直打顫。他反覆抿咬著唇,努力壓抑自己的呼息,就怕動作太大惹得自己疼。一對濕潤潤的眸子死盯著戀人,那哀怨的模樣說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今早他出門時,貓兒說等他回來會配合他讓他吃掉。
他挺訝異對方會突然這麼說,但既然是他提出的那不吃白不吃!

於是他笑著告訴陸時:自己洗好澡乖乖等他。

他本來沒放心上,但他到家時戀人還真的洗好澡了。
陸時見他歸宅便笑著將他摟入懷中,一句「歡迎回來。」後落在唇角的吻帶著淡淡清香。

而後他們是怎麼到床上去、怎麼褪去彼此衣物的他都記不清了,他只記得陸時撓著他後腰的爪子好銷魂。

起初的接吻愛撫都很順利,洗過澡的陸時身上不再有細細黃沙。雖說手感是好了很多,但也少了那麼點大漠的味道。

或許不洗澡更好些。
他這麼想著,伸舌輕舐過對方的面頰──汗水的滋味嚐起來還是很不錯的。

動作間陸時一直都很聽話,不亂動也不抗拒。曲溟是第一次看見身處下位的戀人,那逐漸失神的模樣和一聲聲婉轉勾人的呻吟都讓人心生憐惜。同時間曲溟也想自己平時看起來是否也這般誘人沉淪......只想了一下,他就不敢繼續深思。

那之後是何時聽見陸時笑了他也記不得,回過神來就又被壓在身下了。那隻大貓彎起的眼眸賊兮兮的,一次比一次熱烈的吻哪裡像索求,簡直是想奪走他體內所有的空氣了──或許還想奪走他的思緒?

然後一如往常的,陸時將他的腿壓到胸口,而他仰起頭任人啃咬享受。

再之後......他就被惹哭了。

對,不為甚麼,就因為對方突然換了體位。
從躺姿被整個抱起,他一起身就坐在了陸時身上。

體內的東西一下子頂得好深,頂得他痛了怕了卻動也不敢動,只能就那樣看他身下的無賴一派輕鬆。

這他就不願意了,剛剛還舒服那一切好說。可突然這樣折磨人......

「六六、」「嗯?」
「你不是說會配合的麼.....」他伸手扳著扣住自己骨盆的大手,對方卻動也不動。
「我很配合啊,都沒動。」那人滿臉無辜,卻沒有一絲想鬆開手的意願。

他盯著陸時忍不住微微發顫,被挑起後又被戲弄的感覺醺紅了眼眶,他又扳了扳那人的手「你是不是存心欺負我......」

「沒有啊,我在配合你。我該動嗎?」陸時抬頭瞧向了自己的戀人,蹙著眉頭忍著眼淚的模樣真不是普通可愛......所幸他的曲溟生來倔強,外人是絕對看不到這樣子的。

曲溟依舊死死盯著他,就像他的貓面對貓尾草時那樣。
曲溟抿了抿嘴,心不甘情不願的咕噥了句「你倒是動啊。」

聲音很小,但貓兒可聽的一清二楚。

陸時輕快的勾起唇「全聽媳婦的。」而後雙手抓著人向下一壓就施力頂了上去。向來淡然的曲溟也忍不住驚呼出聲,淚珠終於從睜大的眼眸滾落,劃過面龐自唇畔落下。

「等、別......」他真的慌了,被進入太深的感覺讓人害怕。他已經顧不得眼淚了,只能死命將對方的手給抓開。

他是成功弄開了幾根手指,但粗暴的動作也不小心抓傷了自己。
陸時看著不捨也有些哭笑不得,只能鬆開手再起身將戀人摟入懷中,一次次摸著頭柔聲安撫。

而曲溟把頭埋進他肩窩裡,這一哭就停不下來。
突然插那麼深簡直要命了!那是人受得住的嗎!嚇壞他一個沒經幾次事的寶寶。

過了段時間曲溟才冷靜下來,回想起方才種種失態只想找個萬九霸霸砍死自己一死百了。

陸時見戀人恢復了便低下頭輕聲問句「那親愛的還騎嗎?」
「......。」曲溟沒有回應,只伸出手拉住陸時的臉狠狠一扯。撇開頭不看那人吃疼的表情,他低哼一聲「還問。」

陸時樂了,抱住他一連親了好多下,簡直歡快地想甩一甩貓尾巴──如果他有的話。

看著戀人無奈的模樣,他想起師父總說要主動點、要壞一些才能拐到媳婦.....看來是說對了呀❤

此後、一夜無眠。

----------

寫了和家貓的日常哈哈哈哈,感覺互動萌萌噠(#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