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逼

偶爾寫個文畫個圖,是個渣但還挺喜歡劍三的

不定時更新劍三日常&腦洞
刀亂少產,本命是鶴

【蒼→毒←明】小三還這麼強勢沒問題嗎?(上)

#依然是短短的段子
#忠犬蒼雲X悶騷醋桶貓X無節操五毒
#明毒←蒼,第三者設定,不能接受者請回上一頁



「來,握手。另一隻手一起......對了。」曲無名看著掌心那兩隻爪子忍不住笑了,彎彎的眼眸飽含寵溺「你啊......要不要這麼聽話?」

燕返聞言勾起唇,攤開掌心將對方的手握緊「只聽你的。」低沉的嗓音滿溢溫柔,誰能想到堂堂蒼雲鐵騎放下陌刀竟是這般乖巧?不過,他也只對無名順從。

曲無名被這反應逗樂了,大笑著揉了揉眼前那人的頭髮,手感比想像中更軟「你是狗嗎?」燕返瞇起眼享受對方的動作,不自覺想蹭過去而向對方靠攏,幾縷墨色髮絲自肩頭落下。

曲無名也不閃不避,任由對方湊到自己面前,咫尺之間幾乎能感受到那人的鼻息。燕返看來挺滿足的,卻還是糾正道「不是狗,是寶貝兒才對。」曲無名笑得更歡了,這人搞甚麼呢......他喊自家情緣都沒那麼肉麻。

曲無名拍了拍燕返的頭,雙手輕撫而下,挑起眉捏著對方的臉就向外扯「我可不記得你是我寶貝兒。」燕返抬手覆上,止住了對方拉拉扯扯的動作。「那,要怎樣你才會記得?」曲無名思考了會,開玩笑地道「或許親一下吧。」幾乎是在話音落下的同時燕返就扣住了曲無名的手腕並傾身湊近。看著對方突然放大的臉,曲無名下意識後退了兩步卻撞上牆壁。「等......!」他心道不妙卻掙不開,慌亂間對方的唇已經壓了過來。

「唔、」就這樣被困在牆與燕返之間,被摁住的曲無名只能咬著下唇任燕返吮吻他的唇瓣。相對曲無名逃避的目光,燕返毫不遮掩。那熱切的視線定在對方臉上,細細描繪著這人美好的模樣。

從第一次見到無名開始,他就被勾走了思緒。
或許是那一身銀飾在戰場上太過醒目,又或許是那時無名正巧奏完碧蝶引,剎那彩蝶紛飛、紫光流曳,那人垂著眸單足點地,衣裳翩然飄起,燕返不禁看呆了眼。恍然之中只見他緩緩抬首,和碧蝶同樣瑩藍的眸子就定在自己身上,而後唇角微揚,那優雅的身姿他忘不掉。

但那之後無名就緊盯著身旁的明教,剛召出來的愛寵也毫不憐憫,抬手便將之獻祭。執著的緊隨那人、護著那人,彷彿為了他,獻上自己也在所不惜。

燕返不是傻瓜,任誰都能看出他們不僅僅是搭檔......但,他卻控制不了自己追隨而去的目光。

即便這個人不屬於他,他仍義無反顧地愛上。
尤其後來無名進了他的幫會,曾經遙不可及的人如今就在身邊,他又怎能按奈?

曲無名向來以身飼蠱,體質與常人有很大的差異。微涼的肌膚白得病態,唯獨此刻雙唇被吻的紅潤。「無名.....嗯、無名.....」聲聲呼喚自唇縫溢出,又被一次次的親吻給揉碎。他的模樣那般情深,即便曲無名心裡早住了別人,也忍不住迷惘。

被壓在牆上的動作讓他發疼,他躲不開,也捨不得把對付敵人的招式用在燕返身上。但再這麼堅持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只好嘗試性的輕輕回應。

不料這以唇相抵的動作給了燕返很大的刺激,他雙眸微睜,放開曲無名的同時單手攬過對方,另一隻手按住下顎就咬了上去。兩人上身緊貼彼此,燕返在他唇上咬個不停,齒列摩娑讓人發疼,他皺起眉卻不肯鬆口。

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燕返曲指自他背脊輕輕抓撓而下,最後停在尾椎骨上有些用力地摩擦「嗚!」曲無名全身都起了疙瘩,身子狠狠一縮腦子瞬間放空,燕返則抓緊了機會進攻。

『他怎麼會知道......』
後腰到尾椎是曲無名最敏感的地方,尤其相擁時陸離總喜歡用爪子撓啊撓,被那樣碰就算起反應了都不能怪他。

「嗯、唔......」燕返的吻讓他顫慄,並不是說技巧多好多惹火,而是那種侵略的意味太濃。陸離對他總是很溫柔,照顧他無微不至,卻從未這樣赤裸的表現佔有。舌根到舌尖都被對方勾起品嘗,不自覺隨對方纏綿打繞。他的雙手搭在燕返肩上卻沒有推拒,只是捉緊了對方的衣物。

他沒有這類親吻的經驗,連要怎麼呼吸都無法掌握。被扣著下顎讓他無法逃離,熱度從唇齒間灼燒到胸腔。「等、別」短短分開後又再一次交纏,曲無名的眼神逐漸朦朧,燕返卻沒有停下。

深吻的同時他掌心不斷在曲無名身上游移,他雖然是名蠱師卻沒有忘卻身體的鍛鍊,平日那套朔雪緊縛胸口而袒露腰身,銀飾之下藏起的曲線令人垂涎。燕返心想或許再沒有第二次,索性大膽的沿著肌肉曲線咨意撫觸。意外的是對方反應頗大,時不時的顫動不說,雞皮疙瘩早爬了滿身。

燕返單手環住對方幾乎癱軟的腰,曲無名緊抓著他的手臂,指尖用力得像要陷入肉內。他微微抬眸,羽睫被缺氧逼出的淚水打濕。像是再也忍不住似的,他有些慌張的用力拍打燕返,燕返也終於回神,放開了對方的嘴唇。

「......咳、咳。」一時之間曲無名也只能咳嗽、喘息,燕返還摟著無名捨不得放開,低下頭愛憐的蹭了蹭對方並吻去眼角的淚光。

他看曲無名還沒恢復,打鐵趁熱的含著笑問「這樣呢?記起來了嗎?沒記住我大可再一次......」「寶貝兒。寶貝兒行行好,我不行了......」打斷他的聲音有氣無力,半虛脫的求饒讓他有了更深的笑意。「對了,寶貝兒真棒。」他在無名頭頂印下獎勵性的輕吻,低笑著就像個滿足的小孩。

曲無名張口剛想說些甚麼,門扉就這樣被人開啟了。
他愣了下,視線越過壓著自己的燕返,他依稀能看見那隻神色陰冷的大貓。

哎呀、要爆炸了。

评论(3)

热度(17)